闽北网首页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地方要闻 > 浦城 > 正文
浦城县天外神兵——原是一支红色抗日武装

70多年来,浦城民间传颂着一支来无影去无踪的“天外神兵”,这支“神兵”不是神话,也不是虚构的,而是真实的革命故事。

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一部分被捕的新四军指战员及其他进步人士,关押在江西上饶国民党第三战区集中营监狱。

1942年春,日军侵入浙赣铁路线,逼近上饶,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疾速向福建闽北转移。集中营所关押的“政治要犯”也随之转移。同年6月17日,行至福建崇安赤石过渡时,“政治要犯”举行暴动。

赤石暴动有39位新四军指战员幸而走出,和以前茅家岭暴动出来的7位同志共46人,他们不畏艰险,坚持革命斗争。在闽北老区人民的掩护下,陆续转移到上饶禹溪外茶园香菇厂集合。

同年7月1日,中共福建省委派去陈贵芳接应他们,并商定,把他们组成一支抗日游击队,任命沈崇文为队长,李铁飞为副队长,于一定(于咏皋)为党代表,陈平任临时支部书记,祝金祥(祝增华)负责管理部队生活。从此,这支队伍活跃在闽浙赣边境山区。

正当这支抗日武装准备积极迎击日寇时,国民党顽固派却趁日军从上饶撤退之机,调兵三路对这支抗日游击队进行“围剿”。闽北党组织当即决定这支游击队向浦城转移。

为安全起见,沈崇文队长把队伍化装成国民党军小部队,将吴达明、叶振华两位同志装扮成被捕的“军事要犯”。对外宣称是“国民党第三战区特务团,派出押送‘要犯’的小分队,因时间紧迫,故抄山道走小路”。

第一天黄昏,队伍到达一个村子住下,并要保长派饭,保长看到是上面派来的“正规军”,不敢怠慢,毕恭毕敬照办。第二天早晨,队伍离开时交给保长一张便条,叫他去“第三战区长官部”要账。第三天,又到一个乡公所,照样要乡长派饭,吃完饭也留下一张便条,可是这乡长很鬼,待队伍走后就往县里挂电话,幸而是建阳地界,浦城县还不知道。但游击队不知情况变化,仍继续向东走。天黑下来后,他们从路边的百姓口中了解到不远处即是浦城石陂镇,那里驻扎有很多国民党军队,并获悉大多是东北军。为了适应新情况,队长临时换为东北人赵东野,他会说一口流利的东北话。又走一段路,队伍被一个班的国民党军喝令站住,进行查问,并要队伍当晚留在石陂镇,等次日天明查清情况后再走,游击队只好照办。随国民党兵向石陂街道走去,路上“队长”赵东野用东北话向敌兵 “老乡”攀谈起来,越谈越亲热,得到他们信任。

到了石陂街,队伍被安排在一家商店住宿,那些国民党军队也去吃晚饭。战士进屋后,燃起蜡烛四处查看有无后门,又询问商店老板南浦溪哪里有渡?路由哪里走?为了麻痹老板,大家都说很辛苦,要早休息,便吹灭蜡烛,假装入睡。天未大亮,探知国民党军队都去开饭,门口没有哨兵,沈崇文队长当机立断,命令战士作好战斗准备,上好刺刀,压上子弹,揭开手榴弹弦盖,用脚尖走路,悄悄通过国民党军驻地门口,迅速转上公路,向南急行。当队伍转入山间小路,登上山顶,才听见石陂街上响起阵阵枪声。原来,驻石陂的国民党军发觉来历不明的军队走后,怕不好交账,无可奈何地乱放了一通枪。

当时,国民党“闽浙赣三省边区绥靖指挥部”设在浦城,以崇安、浦城、龙泉等三省边区28个县为清剿重点,而崇安、浦城又是重点中的重点。浦城又是指挥部驻地,围剿特别严,仅石陂镇境驻有1个营兵力。各交通要道、渡口,都严加封锁。

这支暴动出来的新四军指战员组成的游击队,本想通过石陂越过南浦溪,转到建松政陈贵芳领导的根据地活动,后因南浦溪被封锁,过不了南浦溪,决定路线,转向闽浙边境一带活动,化整为零,巧于化装,时而集中,时而分散,在老区群众掩护下,分分合合,神出鬼没反击敌人围剿,使敌人看不见又抓不到,又搞不清到底有多少人,是一支什么队伍,被群众称为是“天外神兵”。经过一段时间活动,路程熟悉,便到与龙泉交界浦城的毛洋村会合,那里山高林密,又是粟裕将军开辟的根据地,群众基础好。在浦苏区群众支持下,他们最终摆脱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武装的围剿,进入浙江,重返抗日战线。(蒋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