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北网首页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地方要闻 > 浦城 > 正文
徐霞客三过浦城 科考活动意义深远

《徐霞客游记》中,徐霞客有四次入闽的记载,其中三次经过浦城。并写下《游金斗山记》、《游浮盖山记》,为浦城的经济社会发展和旅游业开发等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徐霞客游历浦城特点明显

徐霞客游历浦城的特点有四:次数多时间长、线路长、有陆路有水路、沿途文化内涵丰富。

徐霞客游历浦城次数达3次,第二、三次游历浦城时间达8天。第一次游历浦城,没有游记,不知停留时间,但浦城南北直线距离达87公里,徐霞客经过浦城,必须3天时间,三次合计,徐霞客在浦城时间在11天以上。

游历线路贯穿浦城南北,涉及今天的官路乡、盘亭乡、九牧镇、仙阳镇、南浦街道、河滨街道、莲塘镇、万安乡、水北街镇、石陂镇、濠村乡等11个乡镇,占现在浦城19个乡镇的58%。从仙霞岭至浦城城区,为陆路。从浦城城区乘船,沿南浦溪出境。

徐霞客浦城之旅,留下近2000个文字,在浦城进行地理的科学考察对浦城经济社会发展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

徐霞客游历浦城留下地名信息

地名是大大小小地域的语言符号,但不是一般意义的符号,它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内涵,积淀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地名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融入了地域文化的精髓,见证了区域经济发展、历史文化的变迁,对于丰富地域内涵,凝聚发展合力,展示地域形象都具有重要意义。

徐霞客从浦城北往南贯游浦城三次,留下了众多的地名信息,他在游记记载了浦城11处地名:九牧、仙阳、观前、(观前)浮桥、金斗山、浮盖山、梨岭、枫岭(丹枫岭)、毕岭、金竹、渔梁。这些地名现今犹存,可见三百多年前并不遥远。

特别对景区内的地名,记载精细。如对浮盖山内的景点,大寺、狮峰、一线天、龙洞、龙池、犁头尖石、双笋石人、浮盖仙坛。这些地名与今天的景点名称均大同小异。

在游记中,还留下经济信息。“由业纸者篱门入”,虽只有这几个字,都给我们留下了浦城在明代即有造纸的记载。

最使敬佩的是徐霞客记载贴近现实,有量化的描述,十分精确,既有方向,又有里程。如他记里山庵至浮盖山大寺的路程:“先跻一冈,约二里,即浦城界,又南上一里,越一里,循其左而上,是谓狮峰……逾岗西下,复转南上,二里,又越一岗,其左亦可上狮峰,右即可登龙洞顶。乃南向直下,约二里,抵大寺”。宋朝汪藻对浮盖山也很钟情,二次游览浮盖山,至今留下浮盖山的诗八首,只是描绘浮盖山松岩洞、石人峰、石龙洞、双笋石、仙坛石等景点,均是单个记叙,没有完整地名信息,即是旧的浦城地方志,虽然有史料价值,编纂者由于很少实地考察,资料来源大多汇抄前志,或摘录地方报呈,留下的资料是笼统的。均没有徐霞客如此详实的地名资料,这是他给我们留下的珍贵遗产。

徐霞客游历浦城留下精神财富

徐霞客不是单纯的寻奇访胜,更重要的是为了探索大自然的奥秘,他登山,必至最高;深洞,必入最深。他献身科学,求真求实,不畏艰难,舍生忘死,不怕牺牲,无畏的科学勇气,一往无前的实践精神闪耀出熠熠光华。这是给我们留下的宝贵的精神遗产。

徐霞客不满足表面的观察,也不为某些虚幻的现象所迷惑,而是遵循一条严格的、科学的认识路线。浮盖山龙洞的来历,是因人们以为有龙在此居住。为了探求此奥秘,在导僧的爇火篝灯去探求。其中的艰险,他在游记中记叙:“初入,其合处犹通窍一二,深入则全黑矣,……洞既束肩,石复当胸,无可攀践,逾之甚艰。再入,两壁愈夹,肩不能容,侧身而进。又有石片如前,阻其隘口,高更倍之。余不能登,导僧援之。既登,僧复不能下,脱衣宛转久之,乃下。余犹侧佇石上,亦脱衣奋力,僧从石下掖之,遂得入。……挑灯遍瞩而去,石隘处上逼下碍,入时自上悬身而坠,其势犹顺,出则自下侧身以透,胸与背既贴切于两壁,而膝复不能屈伸,石质刺肤,前后莫可悬接,每度一人,急之愈困,几恐其石为一也”。经过如此艰难的努力,终于揭出龙洞的奥秘。所谓的龙池,一处泓深的水潭。所谓“龙”,是在“夹壁尽处,悬崖直下。洞中石色皆赭黄,而此石独白,石理觕砺成鳞甲,遂以‘龙’神之”。如此的艰险,如此的艰辛,徐霞客为能破解虚幻的臆说,出洞时“欢若更生”。

徐霞客之善于观察,还在他在客观观察自然的基础上,善于从自然现象的运动、变化以及相互联系中去把握特征、探究规律。崇祯元年(1628年),徐霞客游福建时,先后行经源头在浦城的建溪和宁洋溪,他联系两溪的源头和流程,作出河流流速与流程成反比的科学分析。他说:“宁洋之溪,悬溜迅急,十倍建溪。盖浦城至闽安入海,八百余里;宁洋至海澄入海,止三百余里,程愈迫,则流愈急”。同时指出河流的落差,对流速亦有关系,他说,“(浦城)梨岭下至延平,不及五百里,而延平上至马岭,不及四百里而峻,是二岭之高伯仲也。其高既均,而入海则减,雷轰入地之险,宜咏于此。”这是徐霞客客观、深入观察,从探究事体本身获得出的结论,这正是他能透过现象,较深入认识自然,获得丰硕科学成果的重要原因。

徐霞客在浦城留下不少美文佳作

徐霞客的游记,不仅对地理学有重大的贡献,而且在文学领域也有很深的造诣。他写的游记,与他描绘的大自然一样质朴而绮丽,是文字优美的文学佳作。钱谦益(1582-1664年)称赞它是“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

在浦城的游记中,他写仙阳“山鹃丽日,颇可爱”。他写金斗山“石磴修整,乔松艳草,幽袭人裙。……由殿后登岭,兀兀中悬,四山环拱,重流带之,风烟欲暝。”他写浮盖山石,“怪石拏云,飞霞削翠”。“山顶之石,四旁有苔,如发下垂,嫩绿浮烟,娟然可爱。”他写浮盖山坛:“皆盘石累叠而成,下者为盘,上者为盖,或数石共肩一石,或一石复平列数石,上下俱成叠台双阙。”对危崖怪石,亦写得形象,冒雨去游龙洞时,他是这样描绘沿途的情况的:“同导僧砍木通道,攀乱碛而上。雾滃棘铦,蒂石笼崖,狞恶如奇鬼。穿簇透峡,窈窕者,益之诡而藏其险,屼嵲者,益之险而敛其高。”这些文字生动而强烈地吸引着我们,令人心驰神往。

徐霞客的笔端有古代山水散文“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的感觉,风景和记录者本身融为一体,自然景象和心灵世界合一,这是源于他对大自然的热爱,对祖国河山大地的无限深情。

徐霞客于崇祯元年(1628年)游历浦城,从浦城城区乘舟下竿到观前,船工省家,他即去游金斗山,他对金斗山是“步步惜别!”崇祯三年(1630年)第三次到浦城,他遥瞻浮盖丰采,“辄为神往,既饮,兴不能遏,遍绚登山道”。这急切的心情,充分体现出对大自然的热爱。在询问上山道时,一位牧人告诉他,“由丹枫岭而上,为大道而远,由二十八都溪桥之左越岭,经白花岩而上,道小而近。”他听白花岩更是喜欢,即选择走险难小道而上,这热爱祖国大地的心情跃然纸上。

徐霞客为浦城旅游开发提供支撑

徐霞客游历浦城留下精妙的文字,是浦城难得的文献,珍贵资料,增加了浦城历史文化的厚度和分量,也为浦城旅游业的开发和发展提供了支撑。徐霞客在浦城重点对浮盖山、金斗山及观前的考察,这无疑是当前浦城形成最具景观审美价值的旅游景点。

浮盖山,于1998年7月,经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列为第四批省级风景名胜区,其后,多次对浮盖山进行规划。2018年,浦城县政府决定,一期投资1.5亿元,按国家4A级风景区进行开发建设,现正在实施中。

观前(包括金斗山),于1999年6月,经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成为全省第一批历史文化名村。2013年,被住建部、文化部批准为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2015年至2016年,对观前实施一期保护修复工程。

徐霞客在浦城的游线长,贯穿浦城南北,徐霞客所经线路,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5处。中国传统村落、福建历史文化名村1处,省级风景名胜区1处,省级地质公园1处。国家4A级旅游景区1处,国家3A级旅游景区3处。

浦城正在实施全域旅游,旅游开发要把徐霞客文化元素融入和贯穿于全域旅游中,把徐霞客文化和旅游产业深度结合,使之生动体现和具体实践。

通过徐霞客标志地的认证工作,从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挖掘《徐霞客游记》中对浦城记载的旅游价值,设计出充分体现徐霞客文化精神具有历史厚重感、旅游价值高的精品景点和线路,大幅度提高文旅融合水平,必将促进浦城县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余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