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北网首页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社会 > 正文
藏北草原乡村走出现代牧业之路

(中国减贫故事)藏北草原乡村走出现代牧业之路

中新社西藏那曲8月15日电 题:藏北草原乡村走出现代牧业之路

作者 张伟

  “2018年10月17日是约定分红的日子,但合作联合社经过核算,畜产品销售收入加上乡里其他产业,累计不到82万元人民币,分红才40多万元。全乡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700多人,全年人均增收只有200多元。”谈及合作联合社创立的坎坷,西藏那曲市聂荣县色庆乡人大主席阿旦坦言,该乡如今的牧业产业化之路是摸着石头过河走出来的。

作为地处羌塘草原的纯牧业乡,色庆乡拥有聂荣县首屈一指的肥沃草场,出产的“拉拉”(牛奶发酵制成的传统乳制品)享誉西藏。然而不缺少劳动力或畜牧资源的色庆乡,贫困发生率却曾超30%,贫困人口全县最多。

“守着‘金山银山’,迟迟富不起来。”阿旦说,其中有民众思想观念落后,“等靠”问题明显,个别村与村之间有些草场因有争议,存在长期闲置的情况。“缺少多元销售渠道,产品质量标准不统一,生产形不成规模也是重要原因。商品转化率低,老百姓就挣不到钱。”

为形成集约优势,实现牧业产业化,色庆乡统筹全部28个行政村的合作社,通过政府引导、民众参与模式成立合作联合社。但在生产资料实现整合、销售渠道完成统一后,与之匹配的管理模式没有跟上,带来了新的问题。

阿旦说,牲畜集中到了一起,却还是分散到牧民家寄养,无法监管生产情况。一年下来,牲畜损失超出预期,收上来的畜产品良莠不齐,市场反响不好,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辛辛苦苦了一年,成果却微不足道。”

痛定思痛,色庆乡的党员干部、合作联合社的理事、乡里的致富带头人围坐在一起,共谋出路。探讨后大家决定从规范管理体系入手,整合集体草场建立5座牧场,各牧场按照计分制统一放牧,畜产品实行定点、定时、定人收购,再统一检测、加工、出售。

与此同时,《杂玛多种经营合作联合社章程》《合作社财务管理办法》《日常工作任务卡制》等规章制度相继出台,合作联合社使用“钉钉”移动办公平台进行现代化考勤管理,日常各项工作有人干、有人管,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大家的工作积极性被充分调动。

群策群力之下,合作联合社购入巴氏消毒器、酸奶发酵机、冰箱、包装机等现代化设备,在保证牦牛鲜奶、酥油、“拉拉”等传统特色产品高品质的同时,还根据城乡消费群体差异化需求,创新研发了果酱布丁酸奶、碗装酸奶、真空酥油等产品,进入城市商超。

随着“二次创业”全面铺开,2019年合作联合社累计收入304万元,人均增收(含分红)1460元。更重要的是,色庆乡拥有了完整的牧业全产业链,5座牧场总面积超过6万亩,牲畜近3000头,畜产品日加工能力5000斤,直接带动200多名牧民就业。

  “民众有致富的干劲和决心,缺少的是创业平台和视野。”阿旦说,市场化经营是合作联合社未来发展的必由之路,在完成“扶上马,送一程”后,政府将退出合作联合社管理。“目前我们已吸纳4名本地大学生参与经营,更具开拓性思维的他们正成长为中坚力量。”(完) 【编辑:苑菁菁】